美国联邦政府再次面临停摆危机 这一次分析师怎么看?
  • 首页
  •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
  • 真正实盘配资
  • 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 栏目分类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你的位置: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_真正实盘配资_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 > 美国联邦政府再次面临停摆危机 这一次分析师怎么看?

    美国联邦政府再次面临停摆危机 这一次分析师怎么看?

    发布日期:2024-02-26 13:32    点击次数:86

      11月17日前,美国只剩数日来避免联邦政府停摆局面。

      如若再次关门,会如何影响美国经济和市场呢?对此,大部分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即使关门,仍会与历史上的多次关门一样,属于短期、有限的关门,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有限,但不排除最终关门超预期成为长期、全面关门,对经济和市场造成更长期、深远的负面影响。他们同时表示,比起联邦政府关门本身,其背后的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和对美国政府信誉的损害更为关键。

      此外,虽然历史数据显示,联邦政府停摆本身并非市场事件,对美股长期走势影响有限,但受访分析师均认为,市场确实讨厌不确定性,因而短期内,停摆会给已经处于季节性弱势的美股带来更大波动性。

      再次濒临关门

      当地时间11日,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约翰逊(Mike Johnson)公布了一项“两步走”的临时拨款法案,以避免联邦政府下周因资金耗尽而陷入部分停摆的境地。

      此前,美国国会通常采取一种被称为“持续决议”(CR)的临时拨款法案,在特殊时期为联邦政府提供资金。而此次,由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歧过大,约翰逊提出的法案采用了一种非正统结构,以增加通过的几率。根据该法案,政府对农业部、交通部、退伍军人事务部和能源部以及其他几个联邦部门的拨款将延长至明年1月19日,议员们已在这些部门明年的支出上取得了进展;而劳工部和司法部等其他联邦机构的拨款将延长至明年2月初,两党对这些机构明年的支出分歧更大。

      众议院最早可能在当地时间14日就该法案进行投票,即使在众议院获得通过,随后还需要得到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和白宫的批准。然而,从目前的表态来看,该法案不太可能获得民主党和白宫的支持。据悉,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在13日稍晚发出正式的否决决议。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称这一新法案为“共和党制造更多混乱和更多政府关门的处方”。

      今年,美国政府屡次接近债务违约。为此,惠誉评级已下调了美国主权债务评级。穆迪是唯一一家仍给予美国最高评级主要信用评级的机构,但上周五,穆迪也将美国的评级前景从稳定改为负面,理由是美国财政实力和国会分化存在风险。

      根据媒体10月30日~11月7日的民调,为期三周的选举新议长的混乱过程损害了共和党人在摇摆州的地位。摇摆州选民的投票显示,表示“该混乱使他们更可能在2024年投票给民主党”的人比表示“该混乱使他们更可能投给共和党”的人多出9%。

      长期深远影响大于短期直接影响

      如若关门,从本周六开始,数十万联邦工作人员将在感恩节假期前提前被迫休假,并推迟政府合同和供应商付款。军事人员、执法人员和其他重要雇员将继续工作,但在僵局解决之前将停薪。

      巴克莱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米勒(Jonathan Milla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般来说,美国联邦政府停摆每周会使国内产生总值(GDP)减少约0.1个百分点。根据历史经验,关门几乎肯定会在本季度内结束,而当美国联邦政府恢复运营,部门员工复工后,这些由关门导致的经济影响将得到完全弥补。”

      尚渤投资管理公司联席投资总监兼董事总经理克林格霍夫(Jeff Klingelhofer)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市场目前预期政府关门只会持续几天,“如果政府关门持续更长时间,将削弱市场情绪,但不论是短期还是中期,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仍然只会是‘温和’的。”

      不过,他认为背后的政府债务问题更为棘手。“过去一段时间,在一个零利率世界里,美国政府相当于可以免费为自己的财政支出融资,因而两党在政府支出和税收之间更容易达成妥协。但如今,在更高的利率的驱动下,美国政府的巨额赤字问题变得重要。美国政府的净利息成本随着利率上升而提高,在过去两年中已上升了40%。”他称。

      瑞士百达财富管理美国高级经济师崔晓也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与突破债务上限相比,美国联邦政府关门是一种更小、更可预测的经济冲击。经济影响的大小也取决于关门持续的时间,以及是部分关门(政府的某些部门不受影响)还是像2013年那样的全面关门。

      “联邦政府关门直接的经济影响将来自那些被视为非必要而不得不因关门而休假的政府员工,他们将无法获得工资(但在政府重新开放时将得到全额报酬)。如果关门时间更长,还会对政府承包商的付款延迟产生间接影响,并可能对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产生负面影响。”崔晓称,“一开始,联邦政府关门的直接影响很小,估计每周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影响为0.1%~0.2%。但从长远来看,两党政治斗争会使美国财政赤字不太可能得到改善,引发市场对债务增加及其可持续性的担忧。”

      Global X ETF首席投资官迈尔(Jon Maier)同样更担心长期、深远影响。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美国联邦政府关门会对其金融格局产生多重影响。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对美国国家信用评级的影响,穆迪已经表达了相关观点,即停摆将对美国债务产生“信贷负面影响”。同时,虽然联邦政府关门不太可能立即增加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但由于联邦工作人员休假,可能会导致经济活动暂时放缓甚至停滞,并对消费者支出产生抑制作用,尤其是在假期临近之际。

      最为悲观的是品浩(PIMCO)。品浩董事总经理兼经济学家威尔丁(Tiffany Wilding)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联邦政府停摆的风险可能比以往更高。“目前的政治动态表明,此次关门的时间可能比许多人预期的要长,也比以往的关门时间更长。”首先,他称,那些对此次联邦政府关门将仅造成有限经济影响的预期,建立在关门仅会是部分关门(类似2018~2019年关门,当时大约有46万名联邦工作人员休假)的假设上,而在品浩看来,这次关门将类似2013年那次停摆,会是一次全面关门,即除了社保、医疗保险和其他强制性项目外的政府部门都将停摆,影响到大约80万名联邦工作人员。其次,目前大部分市场人士倾向于认为政府关门是短暂的——2013年最长的一次全面停摆持续了16天。“然而,我们担心目前的政治环境可能预示着更长时间的停摆。导致这次政府关门的原因,即某些保守派成员的顽固态度可能也会导致政府无法轻易重新恢复运作。”他分析道。

      他称,目前大部分市场人士对停摆直接影响的估计,并没有考虑到其对消费的潜在、间接影响。联邦政府停摆期间,220万联邦政府雇员的工资将延迟支付,400万联邦政府承包商的工程款项也将被拖欠。如果联邦许可被发放搁置或某些联邦机构关门暂时影响了资本支出,相关商业投资也可能被推迟。“总体来说,此次关门可能会对迄今为止仍表现出韧性的美国消费者,对美国经济活动和增长造成长期损害。我们可能会看到经济活动受到比许多市场人士预期的更大、甚至更持久的打击。”他称。

      增添美股波动

      迈尔告诉记者,美国政府关门可能会给“本已处于季节性脆弱的美股市场再添一定程度的波动”。此外,由于会危及美国政府信誉,关门有可能放大美国国债收益率目前的上升趋势,导致其进一步上升(加剧美债抛售)。

      事实上,比起事件本身,市场往往讨厌事件给经济和大企业带来的不确定性。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最新数据研究显示,在1976年后的最近七次政府关门(持续10天或更长时间)前,标普500指数的跌幅中值为10.2%。最大的跌幅(19.8%)发生在2018年12月21日~2019年1月23日政府关门前。而在政府关门期间,标普500指数的跌幅中值为2%。不过,该机构的策略师卡瓦西纳(Lori Calvasina)称,在政府恢复运作后,美股也会随即复苏。在关门后的12个月内,标普500指数的涨幅中值为18.9%。

      Truist Advisory Services的联席首席投资官林纳(Keith Lerner)也称:“联邦政府关门往往是高调的,但持久的市场影响微乎其微。尽管如此,围绕关门的不确定性往往会加剧投资者的焦虑情绪和短期市场波动。我们预计,由于美股仍处于季节性疲软时期,且缺乏明显的短期催化剂,短期内美股将继续波涛汹涌。”



    Powered by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_真正实盘配资_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