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贸易血腥史更少 古代就有独特的“港口婚姻”
  • 首页
  •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
  • 真正实盘配资
  • 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 栏目分类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你的位置: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_真正实盘配资_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 > 印度洋贸易血腥史更少 古代就有独特的“港口婚姻”

    印度洋贸易血腥史更少 古代就有独特的“港口婚姻”

    发布日期:2024-01-22 11:12    点击次数:52

      前言:在新书《人海之间:海洋亚洲中的中国与世界》中,学者杨斌将视角重新放到古代中国扬帆深海的最远处——印度洋世界。除了中国人非常熟悉的郑和下西洋,他还展现了更多被历史遗忘,但又同样非常熟悉印度洋世界的人。

      后来印度洋被我们遗忘了

      第一财经:说到海洋史,一般会想到大西洋奴隶贸易、太平洋战争,《地中海史三部曲》等。印度洋虽然离中国比较近,但相对而言是较为陌生的一片海域。不知道我这样的印象是否准确?

      杨斌:是这样的。其实大西洋、地中海跟我们关系很远,地缘政治都关联不上。很多人说“中印”,就是指中国和印度之间,但我想把它改成中国跟印度洋世界之间。在历史研究中,海洋史的研究比较边缘,最近二三十年才得到重视。传统的商贸往来研究,华人华侨研究,都是把海洋作为过渡,没有把海洋作为主角看待过。大家都知道是乘船去的海外,具体到哪里坐、怎么坐,花了多少天,经过什么洋流、季风,哪个季风能走,等等,这些细节并不知道,也不清楚大海在中外交流中究竟起什么样的作用。所以历史研究需要一个海洋的角度,何况地球上大部分区域都是海洋,海洋跟大陆同样重要。

      我选择研究印度洋,是因为我们跟印度洋曾经一度关系非常密切,但是后来印度洋被我们遗忘了。过去讲中印之间,我们想到的就是陆上丝绸之路、佛教往来等。这些当然是对的,但是也不全面,佛教往来其实陆上和海上都有。秦汉时期安南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公元1世纪佛教传入中原前,安南就有佛教的确切印迹了,佛教最早就是从海上丝绸之路到达中国的。所以从海洋史的角度看,的确会有很多启发,正因如此,这十几年我的研究领域和兴趣就是中国、东南亚与印度洋的三角关系。

      第一财经:《人海之间》出版后,你做了一场读书分享,题目是“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曾经到访,但古代中国为何失去了印度洋”,怎么理解里面的“古代中国失去了印度洋”?

      杨斌:活动预告发出后,也有很多朋友问我,难道中国拥有过印度洋吗?我觉得这样的反问好像有道理,但实际上前提是“拥有”,所有权是排他性的,主权是我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就不是我的,而“拥有”并非如此,我举自然界的或者生物界的例子,有共生、重生、寄生等各种形态,你能把它们分开吗?

      回到这个问题,我们当然没有印度洋的“主权”,但是我们曾经参与过印度洋的网络、贸易、交流、信息往来。郑和下西洋之前,我们跟印度洋的关系就非常密切了。中国的商船每年有规律、按季节地往来于印度洋,比如说元代的汪大渊在1330年登陆了马尔代夫,登陆了南印度,看到南宋末年中国商人捐资修的一座塔,体现出他们和南印度当地人之间亲密合作的关系。

      郑和七次下西洋,持续了20多年,前后有几万人到达印度洋。1433年,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之后,中国人就没有再成规模地前去东南亚。1567年明朝开放海禁,中国人开始开发南洋,就跟印度洋、跟印度之间产生了隔膜,之后几百年间只有五六个人去过印度洋,而且还是在19世纪传教士时代才去的,这是多大的反差,对吧?所以我说“我们失去了印度洋”。

      更重要的是,历史上中印两个大国之间出现隔膜,就是那个时候造成的。唐朝我们有玄奘、义净,他们会梵文、巴利文,很了解印度,邻国也有人去印度。郑和下西洋之后的几百年里,去印度的中国人很少,印度学我们的地方也很少,慢慢就变成两个大国虽然是邻居,但互不了解,互相漠视,甚至一度互相敌视。

      印度洋贸易血腥史更少

      第一财经:在《人海之间》中,你自己非常满意的内容之一是对“港口爱情”的研究,认为它是对性别史的重大发现,为什么这么自信?

      杨斌:这个绝对是我对海洋史、性别史的重大发现。你看之前的海洋史里面,谁谈到女性了?没有。出海都是男的,海盗也是男的。女性的角色在什么地方呢?留守,不过她们的留守也没有被写出来。

      但是我发现,在亚洲海洋之间,有商品流动、人员流动的港口城市,会出现“港口婚姻”这种特殊的婚姻模式。这种婚姻是跨文化、跨族群的,虽然是临时夫妻,但双方讲感情,有契约关系,要相互忠诚,完全就是现代婚姻模式。同时,婚姻存在的时间不长,十天半月,或者三五个月,感情随着季风走,船来了,两人就结合,船走了就离开,符合海洋贸易的要求,也符合人性的要求。毕竟水手常年离家,的确在生理上、情感上都需要女性的安慰,做生意也需要当地女性的帮助。19世纪时,很多华人富商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一个妻子。在华人富商研究中,大家注意到富商在当地的妻子越多,财富就越多,但是没有人联想到是“港口婚姻”。这样的史料很少,一共就六七条,我是十几年来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最近几年才把它写出来。

      第一财经:大西洋海洋史上,更为有名的是奴隶贸易、殖民掠夺等,但相对而言,《人海之间》呈现的印度洋海洋史好像更“温情”,中国跟印度洋区域的贸易往来,集中在奢侈品贸易,血腥历史比较少。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

      杨斌:古代中国和印度洋是在长期交往中形成的一种互利的关系,就相当于我们和小区邻居之间,彼此都熟悉,就不会有太大的冲突。不过郑和带了那么大一个船队,下西洋途中并非完全没有武力冲突,《明史》就记载了他们在马六甲海峡以及斯里兰卡(锡兰山)和当地发生冲突,还把人家国王都生擒了。

      大西洋贸易不一样,是突然间的新发现。达·伽马、哥伦布他们最初航海,是为了找一条通向东方的快捷商业通道,避开中东地区赚取高价的中间商阿拉伯人,获得便宜的香料。在这一过程中意外发现了跟亚欧世界隔绝了两万年的美洲大陆,两个大陆首次相遇、冲突,产生各种意想不到的后果。

      欧洲人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要去非洲抓奴隶,而是在发现这是最有效、最便宜、最能赚钱的途径后,才从事奴隶贩卖。大家觉得大航海时代的殖民史非常血腥,还有自然因素的影响,从欧洲传染过去的天花等传染病,消灭了美洲90%的人口,这也是之前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没有预料到的。

      龙涎香与葡萄牙人占据澳门

      第一财经:明代之前,中国跟印度洋之间的奢侈品贸易,和老百姓似乎关联不大,这种奢侈品贸易会对中国历史产生影响吗?

      杨斌:当时中国和印度洋的贸易集中在购买珍贵木材,比如桃木、松木、紫檀、黄花梨之类“奇珍异宝”特产,还有香料,因为有些香料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奢侈品贸易虽然为皇室、王公大臣、富商所用,老百姓不能直接享受,但带有很强的文化性质,最后会慢慢渗透到社会、政治生活中,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龙涎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从嘉靖中期以来,龙涎香是道士在宫中为皇帝炼制春药和长生不老金丹的关键原料。龙涎香产自印度洋,葡萄牙人是唯一能采购到龙涎香的势力。之前,葡萄牙人为了和中国做贸易,花了很多心思向明王朝效忠,但明朝就是不愿意给他们一个港口。最后,他们通过龙涎香得到机会,被允许进驻澳门。

      这样的结果肯定也是明王朝没有预料到的。从这个历史细节就可以看出,人类社会不是一个机械社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的一个节点,会爆发出化学反应。

      又比如,假如1498年达·伽马从欧洲绕好望角到达印度的时候,碰到了当时明朝在那里的几十艘商船,你说达·伽马还有机会通过这条航路,让欧洲人在亚洲开始殖民活动吗?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某种程度上,随着1433年郑和船队结束最后一次下西洋,随之明王朝又采取刹车过猛的海禁政策,明朝势力从印度洋完全撤出后,印度洋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真空地带,或者是等待被开发的海洋世界。这时,恰恰葡萄牙人来了,随后发生的事,最终又彻底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

      

      



    Powered by 财盛证券配资杠杆平台_真正实盘配资_炒股配资平台开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